当前位置:
首页
>资讯
>他们在酒馆里组起了乐队,还众筹了一张现象级专辑

他们在酒馆里组起了乐队,还众筹了一张现象级专辑

发布时间:2017-01-05  阅读次数: 559次

我能看见 站在远方的你

为什么 就这样离开

北京的天快黑了 就像多年前那样

有些人 越走越远

谁在灰飞烟灭 谁被埋在夕阳下

谁能牵着你的手 装疯卖傻

Start here:

“青春本该是用来挥霍的”,那些情感作家和游戏高手经常这样说。

他们觉得,属于年轻人的日常应该是谈一场可能分手的恋爱,做一个也许不靠谱的选择。只有这样的放任自流,最后才拥有了值得追悔的青春。

当这些胡言乱语变成一种对青春的解释时,就必然会有另一种“可靠、有力、666”的声音站在它的对面,甚至驳倒它。

这一次,尝试唱出这种反调的正是几个和你我一样的年轻人,他们有的刚毕业就当了老板,有的还是身处实习岗位的学生,有的正在朝九晚五地工作,有的早已成家当上了奶爸。

就是这样几个爱喝酒的酒客,一年前在酒馆里组起了一支乐队,并在一年后众筹了一张现象级的专辑。

诞生于一家北京胡同里的酒馆,四个男生加一个姑娘走在了一起,几个年轻人索性给乐队起了个名字,就叫“老板娘与酒客”。

那个毕业后当了老板的年轻人,叫做古煜。还是个大三学生那年,他曾用整个夏天呆在寝室里看书、弹琴、写歌,最终留下来的一首歌,名字就叫做《矫情》。

其中一句歌词唱到:那些关于青春的歌,再过十年该怎么唱?

既然明知道青春易逝,那就不要让这份珍贵荒废。2014年大学毕业时,乐队的发起人古煜选择在靠近北京南锣鼓巷的前圆恩寺胡同,开起了一家叫做“不二”的酒馆。

整天泡在酒馆里,生意一步步走上正轨,古煜腾出了更多时间去做其他事情。从大学开始,他玩音乐的心就没停下来过,于是就很自然地做起了音乐。

于是,就在开酒馆的第二年,老板娘与酒客乐队在他的酒馆里成立了。

2016年一翻过页来,老板娘与酒客也在时间中打磨了整一年。他们感觉时机成熟了,想录个专辑试试,然后就真的去录了,这些后来想想,其实都挺意外的。

古煜自己说,没想到乐队才成立一年,就顺利地出了第一张专辑。要知道,以前玩乐队花了两三年,也没说最后能出一张专辑。

正如几个人是在酒馆相遇,音乐的旋律因酒而起,创作的灵感随酒精而生,这张新专辑的名字也跟酒有关,名为《能饮一杯无》。

乍眼一看,这名字什么意思?通俗点说,乐队里唯一的姑娘、主唱徐雨涵告诉民谣故事:能饮一杯无,就是问所有人“能喝吗?”我们打心眼儿希望,大家都回答说:“能”。

乐队里的其他几位,也都跟这位学德语的姑娘一样有趣。不管是弹贝斯的陈尊萌、当鼓手的刘于思、弹键盘又拉手风琴的林昀,他们都跟吉他手古煜一样,有着一件正在做的本职工作。

但老板娘与酒客心里都清楚,既然组起了这支已经走上正轨并开始到处演出的独立乐队,那音乐就绝不是一件被当做副业的事。

所以说,当新专辑在众筹网站上线以后,乐队所有人都跑过来忙活,一时间音乐成了大家的主业。而专辑上线首日就筹集到3万块的惊人成绩,更是近期乐童众筹少有的现象级案例。

正如乐童众筹的相关同事告诉民谣故事的,影响众筹成绩的关键因素在于:自身影响力和推广力度。例如众乐纪当家人陈鸿宇的最新专辑夺下的高众筹金额,显然是其自身影响力的最好证明。

因此,对于一支刚成立的新乐队来说,要想在专辑众筹上拿下好成绩,就需要所有人把更多精力放在乐队自身的推广上。好朋友的鼎力相助自然是少不了的,但如何让更多歌迷注意到自己,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。

现如今独立音乐产业的发展阶段,早已经摆脱了“受众即小众”的传统认知。一支你可能从未听说过的年轻乐队,极有可能在你不知道的地带,早已经聚集了大批忠实的支持者和歌迷。

老板娘与酒客就是个典型的例子,瞬间爆表的众筹战绩开门见山地展示着乐队的高人气,别轻易给新乐队戴上鲜为人知的帽子,他们真的可能是低调太久了,才被你知道而已。

当然,既然是玩音乐的一份子,老板娘与酒客最终还是要用音乐的实力本身去和大众对话,在歌曲中找到产生共鸣的群体,要来得比任何推广都要迅速和直接。

既然乐队五个成员在年轻时,共同选择了走音乐这条路,而且在起跑线上便取得了可喜的成绩。但在老板娘与酒客几个人的心目中,乐队目前还远没有达到优秀音乐人的理想标准。

路漫漫其修远兮,说得再好不如做得好,功夫落到实处才是真。值得一提的是,就当更多人还在对音乐梦想夸夸其谈时,用心且专注的老板娘与酒客已经上路了。

如果未来的某个时间,你没有在酒馆和他们遇见,我猜他们会在去演出的路上,或者正从某个现场返回来,你可以上前去搭把手,帮个忙。要知道那些演出的家伙事儿可沉着呢。



快速发布任务 专业顾问来帮忙,需求解决更轻松 免费发布任务